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宜兴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2 19:45:29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宜兴白癜风医院,湖北白癜风初期危害,北京看白癜风医院地址,济南白癜风遮盖液,温州白癜风医院,海南能治白癜风的方法,北京治疗白癜风要多少钱啊

  □ 本报记者 郭宏鹏  黄辉 

  □ 《法治周末》记者 周孝清

  章主恩,江西省南昌市新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老总。中国的“老赖”形形色色、五花八门,但像章主恩这么“赖”得出奇的,确实罕见。

  有点离谱的章“老赖”

  江西省文明办联合省高院、江西省人保厅、省工商局、省环保厅、省质监局等单位曾发布第一期“诚信红黑榜”。这期发布于2014年10月30日的“诚信红黑榜”显示,章主恩以“涉案54件、执行法院13家、未履行标的额7530万元”名列“黑榜”榜首。

  “黑榜”公布当晚,江西卫视五套在《目击者》栏目播放《南昌“老赖”章主恩》节目。此后,随着江西卫视《传奇故事》栏目《被告200次的老赖》、央视《今日说法》栏目《黑名单上的人》以及《新闻调查》栏目《艰难执行路》等专题节目的陆续播出,一个“老赖”的形象被展现得淋漓尽致。

  据统计,截至2014年12月,以新洪公司、章主恩为被执行人的案件共计145件,其中最大的债主是南昌百货总公司。

  国恩大厦最初由南昌百货总公司兴建,但百货公司欠下巨额债务,工程陷入停顿。1998年,由章主恩实际控制的南昌新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介入,与百货公司合作,工程得以续建,但也因此埋下了纠纷的种子——百货公司的债主们申请执行的财产指向了国恩大厦裙楼的1层至3层,而新洪公司坚称自己对该楼层具有所有权,提出执行异议。

  “黑榜”显示,章主恩实际控制的新洪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廖石花,她比章主恩年长6岁,系其丈母娘。“章主恩让他的岳母作为法定代表人,是为了规避法律,因为他岳母年纪大又是女人,不好采取强制措施。”国恩大厦业主代理人龙承先说。

  2011年12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裁定,双方签订的联建合同为有效合同,应受法律保护,按合同约定,案涉裙楼1至3层属百货公司所有。

  国恩大厦所占产权是百货公司最大的资产,所以百货公司将最大的宝押在了这里,所有职工也充满了期待。但至今十多年过去了,新洪公司仍没有将房子交给百货公司。

  章主恩长期霸占百货公司资产,致使其无法继续经营,1600多名职工无依无靠,苦不堪言。10年来职工由此不断信访,其中四五十人两次冲进南昌市人大会场,先后到省委省政府等机关上访20多次。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时,刚出任江西省委书记的苏荣信心满满,甚至还曾亲自包案处理百货公司的重大信访件,但百货公司和执法部门反映章主恩种种违法问题并未予以必要的重视。

  记者了解到,除了百货公司外,比例最多的债主是购买了房子的业主。

  2004年5月,16名业主从章主恩的新洪公司,以每平方米4000多元的价格分别买了国恩大厦中的酒店式公寓,并返租给章主恩的公司来统一经营,每年向业主支付租金。但是,至今没有一个业主取得房产证,且从2008年前后再也没有收到租金。

  对于主张退款或交房的业主,章主恩以各种方式方法推脱,同时还采取暴力、威胁等手段阻止业主报案,致使很多业主因为害怕章主恩报复而不敢向公安机关报案。

  此外,章主恩还不断导演自杀等闹剧给法院施压。2015年8月12日,章主恩等十余人携带农药与标语来到位于南昌市红谷滩的某新闻单位大门口,以喝农药或嘴上涂抹农药的方式,企图引起媒体的关注,并给法院施压。

  2011年6月21日,章主恩等人在南昌火车站广场附近一家酒店第28层欲跳楼自杀,持续4个多小时。《江南都市报》以“跳楼‘跳’4小时,消防吃不消了”为题作了报道。

  国恩大厦的业主陈丽萍说:“章主恩养了一条很大的狼狗,有人上门讨债便放狼狗咬人,我们哪敢惹他啊。”

  此外,章主恩还不断在网上造谣,诽谤他人,以达到赖债不还的目的。2007年8月,章主恩因急需资金向某民营企业老板黄河水借款280万元,到期后未能归还一拖再拖。黄河水无奈之下诉至法院,案件到了执行期间,章主恩的电话打不通,上门送达法律文书也找不到人。

  “在此期间,不少知名网站连篇累牍登载诸如《一张未支付便条就搞了上千万》等之类的网文,署名都为新洪公司或章主恩。这些网文中,他反倒称我为‘诈骗犯’。”黄河水气愤至极。

  被判无期的刘县长

  江西省新干县原副县长刘建军也深陷章主恩的“老赖”泥潭不能自拔,以至于在资金链快要断裂时,为了自救而骗取银行信贷,最终锒铛入狱。

  刘建军,江西万年人,1975年出生,毕业于上饶师院汉语言文学专业。他身高1.6米出头,皮肤比较黑,胖胖的,能说会道。

  “人很聪明,读书时间比较早,当时在班上是年纪较小的。”刘建军的一位大学同学说,“大学毕业后,他就不怎么和同学玩了,后来听说去吉安了。”

  19岁的刘建军大学毕业后,先在上饶市农业局、农科所共工作了8年,2002年调任吉安市委政研室办公室主任,后任政研室副主任。在此期间,刘建军结识了时任吉安市委经济发展战略研究室主任雷霆,并发展成挚交。

  “从政前,刘建军一直在做生意,从政后也未断过。”据资料显示,刚调到吉安市任职,刘建军就在下属新干县工商局注册并实际掌控了一家公司——江西方圆实业有限公司,注册资本480万元,法定代表人刘小黎。

  以权力引诱权力,以商业固化利益,刘建军深谙此“权商”之路。

  2011年7月13日,刘建军被任命为新干县人民政府党组成员。两天后的当地人大会议上,刘被任命为新干县人民政府副县长。

  官越做越大,生意也越做越大。十余年里,刘建军先后以他人名义注册经营了井冈山市星街宾馆有限公司、吉安市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江西伟顺达商贸有限公司等,商业轨迹涉足宾馆、贸易、金融多个领域。

  至2013年6月东窗事发,刘建军实际控制南昌市中百投资有限公司、江西方圆实业有限公司、南昌百渡贸易有限公司等十余家公司,所控制的公司及关联人员共拥有房产248处。

  若就经商业绩来看,刘建军无疑是小有成就的,其投资的各个领域都做得风生水起。只是,当刘建军在生意场上遇到章主恩后,他的人生轨迹便发生了颠覆性的转向。

  时光回转到2008年。经朋友介绍,刘建军认识了新洪公司老总章主恩,“章主恩产业很大,但资金链断了,只要稍微注入点资金就能活过来。”这位朋友说。

  此时,刘建军正准备将投资重点移向房地产领域。于是,在章主恩的陪同下,刘建军前往国恩大厦考察了一次。

  当时法院要拍卖国恩大厦的部分楼层,因无人购买,价格降至每平方米不足4000元。刘建军觉得挺便宜,而且风险不是很大,便决定先买下4000平方米的房产。但显然,刚认识章主恩的刘建军,并不清楚国恩大厦这趟水有多深。

  刘建军通过法院执行拍、变卖程序买得国恩大厦部分房产,每平方米3550元。可章主恩逼迫刘建军按每平方米5800元结算,否则别想进场经营。由此,章主恩向刘建军索要了近千万元。

  随后,刘建军花费1000多万元装修投入经营,又与章主恩产生矛盾。章主恩便同某网站以要告发刘建军副县长经商、包二奶等情况相要挟,从刘建军处索要了400万元封口费,章主恩得了300万元,某网站分得100万元。

  6000多万元的投入毫无收益,此时的刘建军已将积蓄用尽,骑虎难下。他作出了一个更加大胆的决定——整合国恩大厦。于是,刘建军开始大肆购买国恩大厦的房产,陆续买下了40000多平方米,耗资两亿余元,而这些资金大多源自高利贷和银行贷款。

  时间到了2012年,刘建军在国恩大厦的投资依旧没有回报,反而被高利贷逼得越来越紧。

  恰在此时,已调任南昌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的雷霆表露了有求于刘建军的想法。于是,刘建军将贪婪的目光投向了南昌市高新区创业投资有限公司,骗取该公司2.3亿元银行存款。

  2014年5月22日,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犯票据诈骗罪、金融诈骗罪、贷款诈骗罪判处刘建军无期徒刑。刘建军表示服判,不上诉。

  从一名副县长变为一个被判无期徒刑的囚犯,刘建军不但自己深陷牢狱,还将昔日的挚交雷霆拖下了水。

  万分悔恨的雷博士

  如果没有事发,雷霆绝对是南昌乃至江西政坛的一位明星官员。

  雷霆是江西樟树人,1968年10月出生。回顾雷霆的升迁之路,可谓是“商而优则仕”。

  23岁时,雷霆进入首钢集团,历任副科长等职。5年后,他进入金融系统,在中国人民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工作,担任旗下的深圳中保信财务顾问有限公司投资研究部副经理,1999年8月,又转入招商银行招商证券,担任研究员、项目经理。两年后,雷霆再一次回归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在深圳阳光基金管理公司研究发展部担任总经理。

  雷霆人生轨迹的重大转折发生在2002年。当年,吉安市委、市政府出于选拔和引进优秀人才,加快经济发展步伐的需要,面向全国公开选拔、选聘一批县级领导干部和企业管理人才。具有博士学位的雷霆从竞争激烈的公选考试中脱颖而出,出任吉安市委经济发展战略研究室主任一职。

  进入政坛的雷霆并未表现出“水土不服”。一年后,他因各方面表现优秀,又兼任吉安县委副书记。2004年9月,雷霆从吉安县委副书记调往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并在其核心业务部门培训部担任主任,属副厅级。此时,雷霆年仅36岁。

  在培训基地蛰伏7年之后,雷霆终于在2011年迎来了另外一个跳跃。当年9月,43岁的雷霆从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调往南昌市高新区管委会,担任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

  在这次人事调整中,雷霆是年纪最轻和学历最高的一个,可谓前途无量。然而世事难料,不到两年,顺风顺水的雷霆命运急转直下,沦为囚徒。将其拖下水的,正是刘建军。

  “刘建军是我非常信任的一位老领导介绍认识的,我误以为他俩深交多年,对他一开始就很放心,因此我在吉安对他关爱有加,在井冈山也尽力照顾一点他的生意。”案发后,雷霆在忏悔信中写到。

  据了解,雷霆刚到南昌市高新区管委会上任不久,刘建军就去找他,说自己在做些项目需要大量资金投入,但手上资金不足,希望雷霆帮忙协调创投公司存几千万元到银行,以便其申请贷款。

  雷霆没太多了解情况就答应了,并在自己的办公室将刘建军介绍给南昌市高新区管理委员会原财政局局长兼高新区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钟骁,要求钟骁多关照刘建军。

  “我是高新管委会的主任,是钟骁的领导,所以我交待的事他一定都会尽力去办。”在雷霆的吩咐下,钟骁果真按刘建军的要求,计划在赣州银行南昌分行存入7000万元。

  此间,刘建军发现,创投公司并不派财务人员亲自去银行开户,而是要银行上门服务。这一工作漏洞,也使急于用钱的刘建军产生了骗取创投公司存款的想法。

  于是,刘建军私刻公章,暗地里将创投公司的账户存款转至自己控制的公司账户上。至2013年5月,刘建军先后多次如法炮制,将创投公司账户上约2.3亿元的资金“掏空”。

  “我没想到刘建军有这么大胆子,居然敢把钱直接弄走。”雷霆追悔莫及地说,从来就没想过刘建军会骗自己,认识11年了且关系一直很好,都是对他过于信任,以致于被他骗了。

  2014年4月10日,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滥用职权罪、受贿罪一审判处雷霆有期徒刑6年。2014年7月25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维持原判。

  “万万想不到他的仕途会这样收场,一直是以年轻有为著称,和学员或同事的关系都处理得很妥善,而且自我要求也相当严格,在井冈山工作8年,连在老家农村的父母都没接来玩过。”一名接近雷霆的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的同事说。

  卷入此案的远不止雷霆一人。2014年9月16日,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法院以钟骁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1年。钟骁不服判决,提起上诉。南昌市中院改判钟骁有期徒刑9年。

  同时,创投公司副总经理邬小清因犯失职罪被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出纳王军因犯失职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零6个月;会计方小玲因犯失职罪被拘役6个月,缓刑1年。三被告均不服,提起上诉。南昌市中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

  虽然国恩大厦的巨额投资让刘建军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但真正压垮刘建军的最后一根稻草,却是一块志在必得的土地。

  刘建军原本只是想挪用创投公司的存款,通过一块志在必得的土地打一个翻身仗。不料,这块土地的价格却从预期的每亩400万元抬升至每亩850万元,这使得本就资金紧张的刘建军被彻底压垮了。

  这还要从刘建军当上新干县副县长这事说起。刘建军之所以能当上副县长,其实无关乎才华和勤奋,而是花钱找人运作的结果。他通过一个自称是中国五矿集团高级顾问的人,认识了号称是苏荣外甥的曹正光。

  其实,刘建军知道曹正光只是苏荣儿子苏铁志的酒肉朋友,但为了搭上苏铁志的关系,刘建军还是花了巨资为曹正光、苏铁志买豪车。结果,曹正光还真是成功帮他当上了新干县副县长。这让刘建军更加相信曹正光与苏铁志有着很好的关系。

  后来有一次,曹正光找到刘建军,告诉他南昌市抚生路有块地要卖,400多万元一亩,希望刘建军给他4000万元运作这个事。刘建军一听觉得划算,就给了曹正光4000万元。

  然而,曹正光却错误地估计了形势。虽然劝退了几家竞标公司,但仍有一家名叫昌河票证的公司没有退出,因为昌河票证不相信苏荣的儿子会对这么小的一块地感兴趣。于是竞拍当日,昌河票证的人上午被打了,下午又来举牌。最后,土地价格竟然到了850万元一亩才买到。

  土地价格上涨了一倍多,意味着刘建军还需要再交1.2亿元,否则连保证金也不能全数拿回。然而,即使是7200万元的竞拍保证金,也有6500万元是高利贷借的。此时的刘建军根本无力支付如此高额的土地款,资金链已经完全断裂,只能让高利贷的债主由借钱改为入股,全面接盘。

  这是刘建军的又一次巨额亏损。至此,刘建军从创投公司银行账户挪走的2.3亿元存款,已是彻底无力归还。终于,东窗事发,刘建军被彻底压垮。

  曹正光在土地上的失算,触发了江西官场第一张多米诺骨牌的倾倒。随着刘建军、曹正光、苏铁志相继被调查,江西官场地震的序幕被拉开了。

  2013年5月28日下午,中央第八巡视组巡视江西省工作动员会在南昌召开。2.3亿元不翼而飞的存款和4000万元不能见光的行贿款,给刚刚入驻江西的中央第八巡视组送去了一个重要线索。

  33天后的2013年7月1日,江西省纪委对南昌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原主任雷霆涉嫌违纪违法问题立案调查。

  366天后的2014年6月3日,江西省委原常委赵智勇被免去省委常委、委员职务。同年7月16日,赵被连降7级,由副省级降至科员级。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宿迁白癜风医院